返回列表

常国最作文|心美一切皆美,情深万象皆深

作者:初中部供稿 摄影: 审核: 来源: 发布时间:2018-01-16 阅读次数:

衣着也是一种岁月

初三(1)班 吴郁冰旭

世间曾有着衣识人之说,便是一瞧那人的衣着就可窥其内心一般。然而,内心真正高尚的人的衣着,单凭二瞳是无法看见那沉甸甸的岁月的。

好比那位常着墨色的中医先生,品远胜其衣。

在我很小的时候,因为做过一次手术,身体一直恹恹的,每年春分其他孩子上学的时候我总是呆在先生的诊所,看着窗外的满绿出神,我常看到一只燕子风筝,迎着风遨游碧空,我知道那是先生为他一株小小的病苗—我,祈福所放的。尽管那段时光昏暗模糊,可每想起先生也就明亮起来了。我很喜欢先生,喜欢他鬓角的碎发是我痛楚难耐时揪着不放的痕迹,是我骑在他的肩头时维持平衡的掌舵,那柔软的触感是先生似水的温柔;我很喜欢先生,喜欢他高挺的鼻梁上架着的金丝镜,泛着博悦的光泽,是先生如水般的智慧;但归根,我所向往的是他的一身墨色,先生总是穿着一件及膝的长袍,盖过绫白的裤腿,飘飘然遗世独立,与大白褂的医生格格不入,行在街上你不说,没人知道这民国的服饰下是一躯救死扶伤的灵魂。这身长袍似乎陪伴先生许久了,模棱的衣角丝绒微绽露出里头白底的绸缎,是上好的藏凌,断开的丝线如穗垂在衣袖两缘,岁月洗刷去了长袍上雍容的墨绿,现如今那袍子的着色更像是掺水的晕开的饱满的莲叶绿,这减淡的色泽随着我的年龄的增长越发成熟,那白花花像极了沉淀的蒲公英,等待春风的礼遇。


先生行医是从心的。他从小医我与我情深,收的诊疗费极低,用的药品却是精挑万选的佳品,我母亲时常过意不去就送些水果,先生也不拒绝,每次检查完我的身体,他总会用温水洗净那些水果,给我一个,自己一个。我常坐在病床上看他读书,那些本草纲目、伤寒杂病论什么的我也看不懂,只觉得有趣,因为先生看到情深处总会满意地颔首。我问过他为什么要看硬邦邦的书,他说:“因为书的里子是柔软的,它能告诉我救人的方法,那硬邦邦的外壳只是为了驱散不懂它的人罢了。”那时的我一知半解,如今却能体会到先生无比温暖的内心了。

记得很小的时候,看见诺大的病房里突然推进来一个浑身是伤的女人,我吓的大哭不止,先生单手环着我,单手为女人止血,我透过先生晶亮的眸子看到了一团怒火,那是嫉恶如仇的坚毅,更有满腔的热情,那是一个视他人生命如自己生命的焦灼,这是一瞳无私一瞳无畏。自那以后先生不起眼的袍子一角总染着一抹鲜红,似铿锵玫瑰的盛放,不被岁月侵蚀,却又是岁月的造就。

如我已成翩翩少年,那瘦小的树苗已成参天,而那一身墨色仍在前线迎着岁月坚强战斗,尽管鬓角泛白,金丝泛红,那一袭长袍总有说不尽的绿意,从那灰白的岁月底下宣示主权。我喜欢先生,喜欢先生的长袍,喜欢长袍下高洁的灵魂,喜欢这种沉甸甸的岁月,我要歌颂先生,歌颂那一袭墨色!



评语:作者通过一件衣服因特殊职业的关系,让其在岁月的积淀中浸染了人性的光辉。文本内容细腻的描写,紧紧抓住人物具有代表性的动作和细节,进一步突出文中的主旨。让读者对“衣着”有了更深刻的感悟。吸引读者的阅读兴趣,行文与文采卓显通透。

(指导教师:耿丽霞)


向阳春常在

初二(1)  徐筱涵


晨曦从东方远远处悄然出现,那一抹温暖的红色柔和地笼罩着世界。冰雪消融,流淌成可爱的小溪,轻快地奔向远方。

当山体还在青黛色中看不清的时候,当水面还没有升腾起朦胧雾气的时候,我便坐在故乡的小屋里,望着窗外点点的新绿,还未完全退去寒意的风儿钻进小窗的缝隙,轻叩我的心扉。

忆及多年前的春天,也是这样的清新。爷爷最喜欢在这样淡雅又不失活力的春日提笔作画。而我呢,就像小尾巴似的紧紧跟在爷爷的身后。爷爷的画是极好的,散发着江南小城的独特魅力,这也使我对水墨画产生了浓厚的兴趣。

 “爷爷,教我画画吧!”我缠着爷爷,拿着他的毛笔,向他投向期望的目光。

爷爷摸了摸我的头,嘴角上扬,脸上泛起不少皱纹,他柔声道:“好啊!”  

从那个春天开始,爷爷便教我执笔作画。他粗糙而温暖的大手握着我稚嫩的小手,提起秀气的毛笔,在纸上描绘春的美好。我们看向窗外,涓流潺潺,杨柳依依,黄口小雀,鲜花彩蝶……无不是我们笔下的春色。每当我和爷爷一起作画时,舒适的阳光总是透过冰冷的窗户,暖暖地钻进我的心窝,毛笔在泛黄的宣纸上翩翩起舞,浓墨散发着淡淡的清香,爷爷宽阔的胸膛贴着我小小的脊背,像旭日一样温暖着我。

时光的步伐为爷爷添了不少白发,为爷爷带来了行动上的不便。他不再作画了。每每春光刚好的时候,我总是扶着爷爷来到屋后的小院,在暖暖的阳光下,在暖暖的微风里,听着草木的呼吸声,爷爷品一杯浓茶,而我,则轻握着爷爷曾用的画笔,点一点细腻的浓墨,在宣纸上细细描绘着春光里的草木,春光里的飞鸟,还有春光里慈祥的爷爷。爷爷以温和的目光注视着我,我们相视一笑,不语。

就这样年复一年,时光在不经意间流逝。

谁曾想那一年,爷爷离我而去了,他走在了那个最温暖的季节,走在了那个他最爱的春天。

点点筛落的阳光微微刺痛我的双眼,将我唤回现实。那抹宁静的光辉曾照亮了我整个童年。望着窗外的绿,嗅着墨香,沉浸在阳光里。回忆往昔,温暖一直都在。



评语:该生通过祖孙辈的温馨相处,赋予了“阳”和“春”深层次的内涵。对爷爷这一人物形象的细节描写生动逼真,个性鲜明突出,形象丰满,跃然纸上。行文中段首断尾的环境描写,遣词造句贴切得体,如行云流水般,很好地烘托了文章的意境。

(指导教师:钱晓烨)



新闻上传人:管理员
审核: